1680.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赵开的会议

bte365是那个博彩公司_bte365手机app_bte365手机版下载: 都市逍遥医圣(疯狂小牛) 作者: 疯狂小牛 更新时间:2019-09-26 10:14:02 字数:2440 阅读进度:1671/1671

赵开公子从绣楼中出来的时候,外面的人已经散去了大半,但依旧有部分百姓逗留再次,看戏纳凉。

隔壁食肆外车水马龙,一比较的话这边就显得有些寒酸。

十二名骑士依旧等在门外,排着整齐的队列,见自家主人出来,齐声道:“见过公子!”

赵开面色阴沉的几欲滴水,对他向来得意地马队毫不加以辞色,接过手下递来的缰绳翻身上吗。

“驾!”

赵公子一骑当先,驭马远去。

众骑手茫然的面面相觑,无果后纷纷拍马跟上。

一阵哗啦啦地声音远去。

河边有纳凉的几个老大爷将这一幕看在眼里。

“嘿,这赵家三公子不是捧着绣球进去的嘛,怎么这么一幅表情出来!”

“那估计是吃瘪了吧!”

“那不能吧,这可是赵家啊!不说远了,整个杯城,谁人敢惹!”

“呸,多新鲜呐,你牛我闺女就非给嫁给你不成?也不看看他赵三是个什么东西,飞扬跋扈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城主的儿子呢。要我有个闺女,指定不能嫁给这种货色,钱不钱势不势的先别看,但跟着这这种货色迟早有一天得倒大霉!”

“欸,别的我不同意,这最后一句话在理!”

“不是,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当时还有个年轻人上楼?”

“有吗?”

“那又怎么了?”

“你傻呀,他许家弄这么大阵仗是为了什么?现在一留一走,这说明了什么?他许家没按照规矩玩啊!”

“话说你们谁认识那青年,别的不说,那赵三各方面硬性条件,这竞争力还是相当强的啊,那青年能挤走赵三,得是什么背景?”

……

杨业的背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城内河,黑水如镜,倒映着城内的万家灯火。

今夜过去,距离五行宗开山门还有三天。

到时候就有机会见识一下整个东海郡的少年英才了!

“杨公子,老爷遣我来招呼您前去用饭。”

“就来!”

许家家大业大,招待杨业一下还是不成问题。

如今杨业也算是许家小姐难得的朋友,还是共同患过难的那种,尽管杨业差点将人忘了,但在许仙贞许大小姐看来却是一段极难得的经历。

今天是许老太太的寿诞,绣楼之上唱了一天的大戏,还夹杂着各种戏法,相声,曲艺表演。

隔壁的酒楼摆了规模宏大的一系列餐宴。

但真正的家宴是在酒楼楼顶进行的。

许父原本是想招呼杨业来这里的,但杨业进门一看,不大的圆桌周围的坐的都是许家亲眷,他一个外人坐在算什么事,便临时取了枚延年益寿的上好药材献上,说了两句祝福的话就出来了。

虽然算不上什么太好的东西,但好歹名凡仙留身上的物件,相较于一众凡俗人物送的金银玉斗也称得上仙灵。

……

夜,赵府。

一阵滴答的马蹄声音忽然响彻街头打破了夜的寂静。

昏黄的两盏灯笼摇曳在明亮的月光里。

一名骑士突然从黑暗里拱了出来。

守门的小厮提着灯笼向声音来处张望,没多会儿,他眼睛蓦然一亮。

“少爷!”

缓慢减速的马匹冲到大门前的时候已经没了多少速度,不过玩了这么一手精湛骑术的骑手脸色并不好看。

“希律律!”一阵刺耳的马嘶声中,健马的前提高高扬起。

赵开翻身下马,将手中马鞭隔空抛给了小厮。

小厮双手牵着马绳,他没敢说话,因为自家少爷脸色并不好看。

又两道身影冲出黑暗,来到赵府门前,匆匆跳下马,跟到赵开身后。

府中人已经被惊动,更多的人动了起来,有人上去帮小厮控制那三匹高头大马,有人需要向赵公子汇报些什么,丫鬟仆役全都动了起来,为公子准备热水,备好常服,准备好赵公子喜欢口味的糕点,吃穿用度一切都安排了起来。

看着虽然杂乱,却是隐藏在整个府邸平静表面下的波澜。

但这些赵开毫不理会,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。

脚步不停,赵开吩咐道:“来人,去将蔺先生请来,通知我门下的几个客卿,还有王副队长,到我书房集合!”

“是!”

有数人领命而去。

没多会儿,一场会议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内展开。

茶水散着热气,赵开四肢放松,瘫坐在方正的高大交椅上,脑袋枕在靠背上。

身后一名正值风华的年轻姑娘正专心致志的,用一双好看纤纤玉手为他揉着太阳穴。

周围或坐或站的聚拢了有六个人,还有两名亲近仆役,六个有座的人却隐隐分成了三撮,第一撮只有一个人,这是位面目清隽的老者,摇着一柄羽毛扇,一看就是个文化人;第二撮也是一个人,这人面目粗犷,穿着护心镜和皮甲坎肩,未带头盔,嘴边留着两撇粗大厚重的八字胡,凶态毕露。

最后四个人隐隐凑成一撮,高矮胖瘦很有特点,气质或阴沉或厚重,无一不是凡仙中的佼佼者。

随着一名小厮合拢房间的大门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轻响。

赵开挥手退开额头上的素手坐直身体,女子和房间内仅有的几名仆役行礼后退出房间。

“我想搞掉许家,诸位可有什么建议?”

本就不明所以的重人闻言更是莫名惊诧。

“怎么,我赵家养你们,现在到了用你们的时候就没动静了?”赵开看了眼上年级的蔺先生。

摇着羽扇的老者云淡风轻,这么多年他为赵家出的力是有目共睹的,自然不会因为赵开的言语一激就失态,只是八字胡的军人脸上就闪过怒色,四名客卿脸上的神色也各不相同。

又片刻,在赵开几要到达忍耐的极限的时候,蔺先生终于开口了。

“敢问赵公子,今天可是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让您这般动肝火!”

其余五人对视一眼,也顺着话题问道:

“公子怎么了,怎地这般生气?”

“是啊是啊,我等这就提了武器杀他上他门去!”

“在这杯城竟然还要人干寻咱们赵家的晦气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赵开闻言更怒!但他犹有顾忌的看了蔺先生一眼,不敢太过放肆,

“你们这群瓜皮,惯会放这些空口白话,我在他许家受尽屈辱时候,你们在哪!这次我定要搞掉他许家,让他付出代价!”

众人噤若寒蝉。

“还有许家小姐不知道从哪招来一位‘朋友’,三天之内,我要知道这个人所有的信息!”